Bosspool

吃很多圈子

【底特律/警探组】Covered By Roses(二)

六尺之下:

章一


*本章含Gavin/RK900的NC17内容,以及一丢丢的马赛。


*下章大概都是警探组以及狗血(。






Chapter 2


康纳走进宿舍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。凌晨飘了点雪花,到了中午,天仍然阴沉沉的,乌云摇摇欲坠。


赛门正戴着眼镜,伏在桌上写着东西,听到康纳开门回来的动静,立即站了起来。


“你没出什么事吧?”赛门摘掉眼镜,急匆匆地走近,“昨晚你没回来,我就一直给你打电话,可你的手机关机了。”


康纳道:“大概是没电了吧。昨天我回家睡的,忘记告诉你了,抱歉。”


“那就好,”赛门呼了口气,一点都不像埋怨他的样子,“最近外面很不太平,听说昨天有隔壁院的学生,回校的时候碰上黑手党火并,送医院抢救了,到现在还生死未卜,你又没回来,我差点担心死了。”


康纳冲他微笑:“谢谢你,赛门。”


他打开衣柜,把那件赛门帮他挑的那套衣服拿了出来——赛门老是对他的审美表示遗憾。康纳看了一眼赛门的桌子:“所以,约会如何?”


“什……什么?”话题转变得太过突然,赛门像只受惊的兔子一样抖了一下,瞪大了眼睛看着他,耳朵悄悄地红了。


“挺明显的,”康纳说,虽然他之前早就扫描过赛门了,但依旧挺明显的,“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


“好吧,”赛门低着头,“他是个画家,人很好,其他的就不清楚了,我刚认识他不久。昨天晚上是我们第一次约会,但是他放了我鸽子,今天打电话来跟我道歉,我原本是不想理他的……”


“但看样子你已经原谅他了。”


赛门有些不好意思,点了点头。


康纳叹了口气,第一次约会就失约,这可不是什么好事,但赛门是他见过的人类里最温柔心软的了:“下次,把他带来,我帮你把把关。”他觉得自己有责任帮他的朋友——他和赛门的关系在人类中应该可以称之为朋友吧——看一下,别是什么有前科的不良分子。


“你又要出去了?”赛门有些惊讶,他看见康纳开始换衣服了,“下午有普西斯教授的课,我以为你不会想错过的。”


“我是不想错过,”康纳道,一边穿上外套,“但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。”


康纳眨了眨眼,“取得汉克·安德森的信任”几个字明晃晃的在他主要任务栏里出现,而且在他昨晚一见到汉克的脸时就出现了。他必须先执行这个。




公寓里干净整洁,狭小紧凑,60把纸箱搬进房间:“你不是说要回家住的吗?”


900正忙着挂窗帘,白底蓝边,用亚麻绳绑成一束:“只是应不时之需,把芝加哥的东西搬过来了而已。让里德警官发现就麻烦了。”


60把台灯从纸箱里拖出来,摆到床头柜上:“你不能再继续让那个混蛋为所欲为了。”他停顿了一会,又道:“康纳很担心你。”


“为什么?”900从架子上跳下来。


“为什么?”60把手里拿着的书摔到了床上,900觉得他生气的样子像一只刺豚。


900平静地诉说:“我没有痛觉,我也不会生气,没什么好值得担心的。”


“你有情绪模块,”60绷着一张脸,“是你选择不去生气,并不是不会!”


“那你呢,”900把书摆好,“你选择去生气了。我很好奇,你不是最讨厌这些的吗,模拟情感,假扮人类,你喜欢做机器,就像我一样,但你又充满了愤怒,甚至比康纳模拟得还要出色,你又是因为什么?”


60退后了一步,然后他动了动嘴角,算是笑了:“我是个听话的仿生人,卡姆斯基让我学习这些,我就会学习,而且做得比他好。但这或许是我唯一好过他的地方吧,在愤怒上。”


“你不该怨恨康纳,如果没有他,你现在根本不会站在这里。”


60转过身:“你说得对。”




相较于康纳和60的恩怨,里德警官和900的问题更尖锐一些。


这只是一个任务。


假名字,假身份,在芝加哥警局做一个新人警察。


900知道卡姆斯基早做好了仿生人警察的数据,但他不认为这是一次试验。不管原因是什么,他服从命令。


他被指派给盖文·里德警探做助手,好几个警局老人都劝他自求多福,盖文可不是一个好前辈,他脾气暴躁,性子恶劣,之前指给他的几个助手,不是申请调组,就是直接辞职,很多人甚至愿意去档案室坐一辈子办公室,也不愿意给盖文做副手。


900很快就见识到了,第一次出完外勤,盖文回来就把他锁在了仓库里。


他有大概二十种方法从仓库逃脱,但他选择什么都不做。第二天上班之前,盖文就来警局开了门,他扯出一个轻佻又得意的笑容,声音里都带着张扬的笑意:“看看我们优秀的小警察,又饿又累地被关了一晚上。”


他感觉不到饥饿和劳累,不过他还是尽职尽责地模拟出了盖文想看到的样子,如果这样能令他感到满足的话。


久而久之他摸索出一个规律,盖文痛恨他一切表现出聪明的时候,办案也好,替他做事也罢,但要是做出愚蠢的行为,一定会被他嘲讽痛骂。


如果这只能称作职场霸凌的话,接下来发生的就让事情急转而下了。


900中弹了,更确切说,他救了盖文一命。他和盖文在追两个抢劫犯,其中一个被900射穿了膝盖,另外一个则被他们堵进了小巷深处。


抢劫犯退无可退,慌乱之中向盖文开了枪。


900只是出于拯救人类的基本设定,推了盖文一把。他的子弹正中抢劫犯的额头,而抢劫犯的子弹射进了他的胸口。


错位的屏幕上,出现了RB49组件失效的提示。


这意味着,900流出的血,将不再是红色的。


盖文难以置信地看着他,一把揪住了900的领子。


“蓝血,”他听见盖文喃喃道,“妈的,你……你他妈是个仿生人。”


900有些恍惚,已经很久没有人类说出仿生人这个词了,甚至连新闻报道都很不愿提起。这个词代表着夭折的科技未来,十年前那场悲剧的革.命,以及人类不会停止的恐惧。


他开口:“求你了……不要说出去。”


900的声音模糊而破碎,他的手指扣紧了扳机,随时准备射杀盖文。


任务永远是最优先的,他不想杀害无辜的人,但只要盖文流露出一丝想要宣扬出去的意思,900别无选择。他不认为以盖文的心性会发过这个机会。


盖文愣在原地半晌,忽然松开了900的衣领。900的警服已经被釱液浸透了,机体为了维持运转关闭了大多数功能,900向后倒去。


“如果我不说出去的话,”盖文用假声说,扯着诡异的调子,“你能为我做什么呢?”


“所有事,里德警官,”900松开了扳机,“所有事。”




Gavin900的废弃自行车




康纳站在安德森家门口,雪终于下了起来。


屋檐上是没挂完的小彩灯,房屋的主人大概非常期待圣诞节的到来,以至于提前一个月就开始准备了。


他按了下门铃。屋内传了窸窣的声响,门依旧紧闭着,没有任何询问的话语,所以康纳又按了一声。


今天是安德森的假期,而汉克不会错过这个难得的与家人相处的机会,他会待在家里。


这一次门打开了。一个金发蓝眼的小男孩站在凳子上,米黄色的线衣让他像一块暖融融的奶酪。他从上面跳下来,抱起凳子:“康纳?”


柯尔,康纳的脑子里划过了这个小男孩的资料。“是的,”他说,“是我。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
“爸爸告诉我的,”柯尔笑了起来,“他今天一整天都在提起你,而且我的直觉很准。”


康纳知道自己没资格说这些,但他真的很担心:“你知道你不该给不认识的人开门,对吧?”


“好吧,”柯尔说,“可我在猫眼里看到你了,你不像个坏人。”


“我也很可能是个坏人,你不该这么没有戒心的,起码要问几声。”


柯尔叹了口气:“行,我错了,对不起。现在你说话和我爸一样了,除了他会骂我以外。”


“你爸爸呢?他不在家吗?”康纳问道。


“他去买东西了,一会儿就回来,”柯尔用脑洞指了指屋内,“你是想在外面站到他回来,还是进来坐坐。”


“谢谢。”康纳走进屋子。屋内并不是十分规整,但还算干净,茶几上扔着一沓文件袋,旁边堆着些没吃完的外卖盒子。


“这是爸爸的衣服?”柯尔关上门,指着康纳手里的西装防尘袋。


“我这次来就是为了还给他。”


“他一会就回来了,”柯尔坐到了沙发上,一只圣伯纳犬慢慢悠悠地从餐厅走了出来,在他腿边趴下,“你可以直接交给他,然后一起吃个晚饭什么的。你知道的,我们家从来没来过其他人,这种感觉挺新奇的。”


一起吃晚饭?听起来是个能更快拉近关系的办法。康纳看了一眼桌上的外卖盒子:“你们今天晚上吃什么?”


“今天是爸爸做饭的日子,”柯尔掰着手指头,“披萨,薯片,汉堡?差不多吧。”


康纳有点头痛,虽然他知道自己的感觉模组还没有先进到能模拟出人类病痛的程度,但他真的感觉到了:“你爸爸知道你在长身体吗?”


柯尔看了一眼自己的小身板:“他大概知道。”


康纳摇着头:“柯尔,你不能天天吃垃圾食品。”


“也不是天天,”柯尔抬起头,骄傲地说,“二四六是我做饭,而且我会做饭,我会煮意面,泡麦片,做沙拉!”


康纳抿着嘴:“好吧,柯尔,带我去厨房,好吗?”




tbc.

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
热度(96)
  1. Bosspool六尺之下 转载了此文字
©Bosspool | Powered by LOFTER